幾個月前,一篇標題為《平陽副縣長辭職感言》的文章開始在微博、微信等瘋轉。特別是文中多句話引發人們的感慨,“辭職獲批,可以長長地舒口氣了……這一刻,仿佛雲淡風輕……半年多來,這個在內心裡翻騰的想法,終於按照自己的設想,一點點地實現了。”38歲官居副縣長,周慧這位年輕幹部的辭官之舉引發熱議。(10月14日《解放日報》)
  牆里開花牆外香,用這句老話來形容平陽縣副縣長周慧辭官真是太恰當了。在當地人看來,他辭職就是鄰居家死個貓——多大的事兒呀?太正常不過了,根本就用不著大驚小怪;而在外地人看來,他辭職卻成了一件天大的事情,這是因為微博、微信瘋狂轉發,再加上網友大發議論,更有媒體推波助瀾,把一件平常之事弄出了很大的響聲。這種做法對於周慧本人以及公眾,乃至官場體制根本就沒有一點好處。
  像周慧這樣辭官的事情,古已有之。《晉書·陶潛傳》記載,陶淵明在辭官之前說過:“吾不能為五鬥米折腰,拳拳事鄉裡小人邪!”千百年來,很多人認為他“不為五鬥米折腰”,體現了高尚的情操。愚以為,其實不然。當時縣令的俸祿低得可憐,並且為士人所不齒,既掙不夠養家糊口的錢,又無法獲得好的口碑。因此,陶淵明選擇辭去“公務員”是被逼無奈,並不像有些人說的那麼偉大。
  竊以為,周慧辭官也和陶淵明一樣是無奈之舉。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周慧只是一個副縣長,在遇到重大事情的時候,他只是執行者而不是決策者,名義上雖然能領導財政局長等實權人物,可是,並沒有管理財政局長等人的權力,這項權力在縣委書記手裡。也就是說,有很多時候要是財政局長等人不買賬的話,副縣長就會寸步難行。遇到這種情況,周慧這個書獃子就會一籌莫展,怎能不萌生退意呢?
  大家經常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很多時候並不是這樣的。周慧雖然是副縣長,可是他不是本地人,資歷很淺,沒有什麼威望,說話的分量自然就很輕。他在辭職感言中會寫道:“不理解和反對,是我意料之中的。在不少人眼中,我們這樣職位的人,屬於位高權重,油水多多,且無需勞神費力。而當你對其說現實的情況的時候,換回的是不解的神情,甚至是輕蔑的哼聲……”你說,當這樣的官還有意思嗎?
  當官其實就是從業,辭官本是平常事而已。每次遇到辭官都會引起社會各界熱議,這就是一種病態。等到有一天部長、省長辭官的時候,公眾都能泰然處之,那就表明社會發展達到了良好狀態。這就必須把權力關進籠子里,讓官員如履薄冰,懼怕群眾監督。
  文/畢文章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副縣長辭職因何牆里開花牆外香?)
創作者介紹

Frank Miller

ea10eakm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