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牽著毛驢到數公裡外馱水。
  牧草乾枯,山區草原“禿子山”隨處可見,羊群過處塵土飛揚;飲水泉、井乾枯,自然溪流斷流。昔日美麗的肅南大草原今年旱魃肆虐,牧區草原處處“喊渴”,甚至出現了人畜爭水的情況……
  牧區部分水井河流乾枯
  1月25日下午1時許,記者驅車前往肅南縣大河鄉採訪。已連續幾天穿梭於深山牧區調查旱情剛剛返回的大河鄉黨委書記張喻執意要給記者帶路。“大河鄉牧業點多處於山大溝深之處,外人進入有迷路危險”,一路上張喻告訴記者,這已經是連續三天來,他第四次走進深山牧區調查旱情。
  越野車從大灘河進入,名為大灘河,記者見到的卻只是一條沒有水的河谷便道。“大河鄉是因為有一條大河而得名,往年這個時候,河裡或多或少會有一點流水,今年因為持續氣溫偏高,加之連續4個月沒有有效降水,河也乾涸了。”
  在顛簸崎嶇的山谷內車輛艱難前行十幾公里後,張喻示意司機停車查看前面的一處水井,車還未停穩,一隻青羊因受到驚嚇從水井邊迅速向對面山頭躥去。“這隻青羊肯定是到這個水井找水喝的”,記者下車彎腰仔細查看水井,卻看到水井已見底。“從井內水線看,這個水井水位在近一個月內下降了1.5米”,張喻告訴記者,這樣的水井在大河鄉牧區分佈有許多,主要作用是存儲雨雪水後作為牧區群眾的人畜飲水水源。一路行進,記者沿途又看到了幾處水井,也都早已乾枯。在一處牲畜飲水點,記者下車查看水槽時,幾十隻羊撒腿向水槽蜂擁而至,將頭埋進水槽中,可是水槽內連一滴水也沒有,但羊只卻不願離去。“這些羊實在太渴了,以為我們是來喂它們飲水的”,一旁的張喻無奈地說。
  張喻告訴記者,今年入秋以來,大河鄉境內基本沒有降雨、降雪,造成了大面積地區乾旱。據目前統計,大河鄉受旱草原面積248.6萬畝,乾枯河流22條,乾枯井泉115眼。長期的乾旱已造成牲畜飲水半徑增大,飲水困難,目前因乾旱造成的自然流水乾枯的草場有186萬畝,造成全鄉近8.271萬頭牲畜飲水困難,因凍病、乏弱、乾旱缺草等原因陸續死亡的牲畜2013頭(只),牲畜缺草、缺料共3702噸。
  牧區草原處處“喊渴”
  下午4時許,在遠處的山坡上,大河鄉光華村51歲牧民安國正牽著毛驢,馱著三個水桶準備出門。安國告訴記者,他早晨趕著自家300只羊前往9公里處的景耀寺一處水源飲羊剛回來,來回花費近6個小時,顧不上休息又用毛驢馱著水桶去1公裡外的一處滲水井馱回三桶水準備自己和20多只從羊群挑選出來的乏羊飲用,可是三桶水不一會就被20多只乏羊爭搶著一飲而光。無奈之下,安國只得再次牽著毛驢去馱水。
  “今年直到目前為止一直沒下雪,也就導致羊沒草吃”,安國告訴記者,今年由於持續乾旱,牧草乾枯脆弱,難以留存。同時,由於植被乾旱,土壤沒有水分,塵土飛揚,草場沙化情況進一步加劇。
  光華村50歲牧民楊海紅從小放牧為生,他也不無擔憂地告訴記者,懷孕的母羊大量產羔從春節基本就開始了,如果再不下雪,大小羊都沒有草吃,牧民的損失可就大了。
  “一隻成年羊每天需要6斤優質牧草,2斤水”,畜牧專業畢業的張喻給記者分析,以往冬季牧場11月、12月會有降雪,積雪可供人畜飲用。今年持續乾旱,牧民最遠的需要從80公裡外拉水儲存,一車水拉運成本800元,儲存一座水窖需要5車水,費用為4000元,而一座水窖只能維持300只羊20天的飲用時間,需要維持到5月份才能將羊群轉入夏季牧場,光飲水一項就為牧民增加近3萬元負擔,再加上乾旱飼草缺乏購買草料的費用,每戶牧民負擔至少加重7萬元。目前,大河鄉有80多群羊轉場到高臺縣農區借牧。
  當地採取措施抗旱防災
  記者從肅南縣相關部門瞭解到,因今年肅南縣持續4個月的氣溫偏高,無有效降水,導致草原大面積乾旱、牧草乾枯,牲畜普遍缺草缺水問題日益突出。據初步統計,入冬以來,肅南縣草原受旱面積達到1114.6319萬畝,占該縣草原面積的41.63%;受旱耕地2.71萬畝,占耕地面積的16.6%;自然乾枯溪流46條,泉井乾涸476眼,造成7309人飲水和42.43萬頭(只)牲畜飲水困難,牲畜缺草缺料12775噸,因凍病、乏弱、乾旱缺草等原因陸續死亡牲畜5141頭(只),占全縣牲畜飼養量的0.5%,雖然與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上升,但仍在正常範圍內。
  肅南縣嚴峻的旱情,引起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1月24日,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王三運,省委副書記、省長劉偉平,省委副書記歐陽堅,副省長王璽玉分別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張掖市迅速行動,全力抓好防災減災各項工作,切實解決好農牧民群眾人畜飲水問題,幫助農牧民群眾渡過難關,確保群眾生產生活不出問題。
  1月24日,張掖市委書記陳克恭、市長黃澤元與市縣相關部門負責人深入旱情最重大的大河鄉實地調研,並就解決好災區人畜飲水提出具體措施。
  目前,災區人畜飲水主要採取人飲管網供水與農牧民自備車輛和消防部門車輛拉運方式解決,雖成本較高,但人畜飲水有可靠保障,災區群眾情緒穩定,生產生活秩序正常。
  不知不覺,記者輾轉在崎嶇的大山裡行程200餘公里,天色逐漸灰暗下來,記者返回縣城途中,山區里不時能碰到或驢馱或手提取水的村民……
  文/圖 本報記者 曹勇  (原標題:肅南草原嚴重乾旱 牧區處處“喊渴” 持續4個月無有效降水,四成草原面積受旱)
創作者介紹

Frank Miller

ea10eakm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